歡迎訪問:黃梅戲在線!弘揚黃梅文化,發揚黃梅精神!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闔家幸福!

黃梅戲微信公眾號

贊助商廣告

首頁  »  新聞首頁  »  藝術片  »  黃梅戲藝術片001《狀元媒》

黃梅戲藝術片001《狀元媒》

編輯日期:08-23   來源:   作者:   點擊:加載中

黃梅戲藝術片001《狀元媒》

 

《狀元媒》故事

http://www.huaxia.com/wh/jjjc/gs/00047924.html 

安志強 華夏經緯網

風和日麗,晴空萬里,宋太宗心情十分好,動了行圍射獵的念頭。于是吩咐御林軍,準備好刀槍弓箭,還要把柴郡主帶著,一起去到潼臺射獵。

柴郡主是前朝后周皇上柴榮的女兒,生得是花容月貌,才情橫溢。柴榮臨終前把女兒托給宋太祖,太祖過世后,太宗把柴郡主當成了親生女兒一樣鐘愛.

不想,太宗的行蹤被北國的大將巴若里探聽到了。巴若里知道柴郡主頗有姿色,決定帶領人馬設下埋伏,準備太宗到此,便把柴郡主搶到手。

宋室定山王傅龍之子傅丁奎也聽到了宋王帶柴郡主到潼臺射獵的消息,對柴郡主的姿色,傅丁奎早已有所耳聞,忍不住要去潼臺,想趁機偷偷地看一看柴郡主的姿色。

太宗來到潼臺,吩咐撒下圍場,準備捕獵。突然聽到遠處人馬呼嘯,轉瞬之間,番將巴若里率領人馬殺了過來。宋王忙傳令迎敵;兩軍對壘,殺聲震天,眼看敵兵即將被殺退,傅丁奎出現在宋王的面前,宋王見他手持金瓜單錘,以為就是這員小將殺退了敵兵,忙問小將叫什么名字,小將答道:“我是定山王傅龍的兒子傅丁奎。”

這時,探馬又來報告,說巴若里把柴郡主搶走了,宋王忙對傅丁奎說:“你要是把郡主救回,我就賜婚于你!"傅丁奎聽了,喜不自禁,忙說:“請陛下不要擔心,小將匹馬單錘,一定把郡主救回來”說罷,揚鞭打馬而去。

巴若里搶到了柴郡主,把她綁在囚車上,興沖沖地返回北國。突然聽到后面有人喊叫,回頭一看,原來是宋朝的一員小將。巴若里哪里把他放在眼里,回馬舉刀就砍,誰知來者不善,稍用槍一攔,只聽得咣啷啷一聲響,巴若里差點兒掉下馬來。兩個人對殺幾個回合,巴若里力氣不支,掉轉馬頭逃走。小將見已把柴郡主救下,也就不去追殺了。

小將救下了柴郡主,忙請郡主下囚車?ぶ髡f:“你看,我身上的刑具還沒取下來呢!”小將一看,可不是嗎!我怎么這么馬虎呢?趕忙說:“郡主請您不要見怪,為了把刑具取下,我必須仰起面孔,有失禮節了!”郡主說:“你把我在亂軍之中救出來,我應該感謝你,怎么還會怪罪你呢?"小將小心翼翼地扭斷了刑具,再把郡主扶下囚車。

柴郡主心想:這員小將方才在兩軍對壘中生龍活虎一般,如今又這樣文質彬彬,一定出身不一般吧,于是問道:“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小將答道:“小將是鎮守邊關的楊延昭,天波府楊令公的六子。今天回家探母,路過這里,不想遇到了此事。”柴郡主聽了,肅然起敬。怪不得這員小將給人印象不一般呢,原來是將門之子,真是名不虛傳呀!偷偷看了楊六郎一眼,見他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不禁怦然心動。要是我的終身許配給他,該多好哇!可是自己畢竟是女兒之身,不便明講。稍想了想,就對楊延昭說:“你替我到山下望一下,看看有沒有追兵殺過來。”楊延昭忙下山了望。柴郡主趁這個機會,把自己穿在內里的珍珠衫脫下來,等楊延昭回來,就把珍‘珠衫交給他,羞答答地對楊延昭說:“請你把它收好,日后以此為憑‘論功行賞’,你要是想成就‘功名’,還得請八賢王幫忙。”又怕楊延昭不明白她的意思,再念了四句詩:“老王言在先,賢王做周全。若要事成就,須得一狀元。”楊延昭聽了,早已心領神會。忙把珍珠衫收好。這時候,只聽山下有敵兵吶喊,楊延昭對郡主說:“請郡主先回宋營,我在此截殺敵人。”正在此時,傅丁奎趕來,跪見郡主說:“小將傅丁奎,奉皇上的旨意前來搭救郡主。”柴郡主上馬,隨傅丁奎轉回宋營。楊延昭截殺敵兵去了。

北國敵兵搶走柴郡主的消息很快傳到了汴梁城。老將呼延贊趕忙到南清官報告給八賢王趙德芳。趙德芳急著要呼延贊趕快到天波府搬兵救駕。就在這時候,楊延昭來到了南清官。趙德芳大喜,說:“六將軍呀,你來得正好。你趕快回天波府,點齊楊家將,去往潼臺救駕。”楊延昭聽了哈哈大笑,說:“我以為出了什么大事,原來是叫臣去救駕呀……”趙德芳詫異不解,噌地站起身來,說:“這還是小事呀!皇上被困,郡主被擒,這可是有覆國危險的大事呀!”楊延昭不慌不忙地說:“賢王請坐,容臣慢慢地說。”楊延昭把事情的前后經過一一說明,告訴趙德芳:“萬歲已經安全回朝了。”趙德芳這才放心,不住口地夸贊楊延昭,說要為他論功行賞。楊延昭說:“我不是為了論功行賞來的。”趙德芳問:“那你為什么來的?”楊延昭說:“我救了郡主,郡主給我留下了四句詩。”趙德芳問:“哪四句?”

楊延昭就把柴郡主的四句詩念給八賢王聽。趙德芳想了想,這是郡主在托終身哪!詩里的賢王不用說就是我,還得有一個狀元。于是命內侍去把新科狀元呂蒙正請到南清官來。一面請呼延贊趕快去接駕稟明皇上本王隨后就到。

過了一會兒,呂蒙正來到南清官。趙德芳就把楊延昭陣前救駕之事告訴了呂蒙正,把四句詩念給呂蒙正聽,然后問道:“你可知道老王在世的時候說了些什么呀?”呂蒙正說:“為臣是新科狀元,從來沒有見過老王,我怎么知道他說了些什么呀?”趙德芳又自言自語地說;“‘賢王做周全’,什么事兒讓我來周全哪?”呂蒙正說:“只要是您知道的事,您就可以周全。”趙德芳看了看呂蒙正說:“你可別忘了,‘若要事成就,須得一狀元’,這里面有你的事兒。”呂蒙正想,這是郡主念給楊六郎聽的,勢必同郡主有關系?ぶ鞯氖,還能是小事?那就是婚姻大事了。于是就問:“請問千歲,郡主可曾招贅?”趙德芳說:“沒有招贅呀!”說完就笑了,于是又給呂蒙正念了首七絕:“‘掌上明珠做衣衫,終身莫當等閑觀。狀元為媒君做主,雀屏慎選如意男。’這是老王臨終前留下的詩。”呂蒙正進一步問:嚴還有沒有析解?”趙德芳又念了十六個字:“天子做主,狀元為媒,寶衫為證,鳳凰于飛。”趙德芳說:“這個媒人就是你了。”呂蒙正忙說:“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必須有萬歲的旨意,我這個狀元才敢當。”趙德芳聽了,覺得呂蒙正的話也有道理,就對呂蒙正說:“雖然是件大事,你也不必那么膽小,有什么塌天大禍都有我替你擔待著呢。”說完決定自己進宮面見皇帝為楊延昭提親。

第二天,趙德芳進宮問候,行過君臣之禮后,趙德芳問道:“請問萬歲,是哪位將軍救的駕?”宋王說:“是一員小將。”趙德芳問:“那么,救郡主的又是誰呢?”宋王說:“還是這位小將。”

宋王說的小將是傅丁奎,趙德芳以為宋王說的這個小將就是楊延昭。兩個人誰都沒來得及明說,趙德芳就迫不及待地提起了“狀元為媒”的事情。宋王聽了正對自己的心思,就說:“這件事我早就掛在心上,現在好不容易遇見了少年才郎。”趙德芳問:“您這么說是不是有把這位小將招為郡馬之意?”宋王說:“那還用說!”趙德芳會心地笑了,忙說:“啟奏叔王,兒臣擅自做主,已經將郡主許配給這位救駕的小將了。請您恕罪。如果您能傳下旨意,欽招救駕小將為郡馬,兒臣不勝感謝。”宋王說:“你替我操了心,我怎么能怪罪于你呢?明天早朝,我就傳旨,讓新科狀元呂蒙正做媒。”趙德芳說:“呂蒙正現在宮外,是不是現在就把他招進宮來,君臣共議此事?”宋王忙說廣趕快喚他進宮。”

呂蒙正進宮見駕,宋王高興地告訴他說:“郡主的婚事,老王早有囑托,‘狀元為媒’這件事少不得就是你的事情了。這可真是天緣巧配,呂愛卿你就做個媒人吧。”呂蒙正接旨馬上就說:“我現在就去天波府報喜去。”宋王一聽“天波府”三個字,忙把呂蒙正招回:

“你說你要到哪里去呀?”呂蒙正說:“我要到天波府去呀!"宋王說:

“你到天波府做什么去呀?”呂蒙正有些不解,說:“我是奉了您的旨意去天波府做媒去的呀!”“宋王說:“咳!我是把郡主許配給救駕的小將,這跟天波府有什么關系呀?”趙德芳也糊涂了:“救駕的小將是天波府的楊延昭哇!”宋王責怪他說:“我就知道你們是張冠李戴了。”趙德芳趕緊問:“那救駕的小將究竟是誰呀?”宋王說:“救駕的小將是定山王傅龍的公子傅丁奎。”趙德芳、呂蒙正異口同聲說:“錯了!"宋王生氣了:“我還能錯了?真是豈有此理!”趙德芳說:“陛下,您大概是聽錯了吧?”宋王說:“傅丁奎救了我,又把郡主救回宋營。我是當面許婚的。我怎么聽錯了?”趙德芳還想解釋,宋王早已不耐煩了,厲聲命令趙德芳:“你趕快到天波府把婚事給我退了,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說完拂袖而去。

趙德芳見宋王離去,急得站在那里半句話也說不出來。呂蒙正心想,這恐怕是宋王搞錯了,可是臣不言君過呀,他不好明說,只好將趙德芳的軍,對趙德芳講:“您怎么還不去呀?”趙德芳沒好氣地說:“你要我到哪里去呀?”呂蒙正說:“到天波府退親去呀!"趙德芳說:“你是媒人,你不去,怎么叫我去呀!”呂蒙正不慌不忙地說:“這是萬歲爺的旨意,您到天波府退親,我才好到定山王府去做媒。”趙德芳狠狠地說:“郡主是鳳凰,那傅丁奎是只山雞。鳳凰怎么能嫁山雞呀!你說說,柴御妹究竟是嫁誰的好?”呂蒙正心想,這事兒怎么又落在我的頭上來了呢,想到這里,哈哈大笑,趙德芳問:“這時候你還笑得起來?”呂蒙正說:“我這是笑您哪!您忘了您說的話了?說什么有什么塌天大禍您來承擔,這時候您又反悔了。”趙德芳只得把氣氛緩和了,對呂蒙正說:“你別怪我,我這是急得沒辦法,大事情得請你來拿主意,你就放心,真要有什么塌天大禍,全由我來承擔!”

呂蒙正見趙德芳誠心誠意要把事情辦圓滿了,就對趙德芳講:“這里面一定有什么陰錯陽差之處,楊延昭救郡主這件事,我想是不會錯的,現在就要看看郡主的態度如何了。要是他們兩人是一個心思,就必然互相有所表示,說不定還會有什么信物傳遞呢!您何不到宮中問一問郡主,事情不就明白了嗎?”趙德芳一聽有道理,便拉著呂蒙正的手,去找柴郡主。

柴郡主自從那天潼臺遇險被楊六郎解救之后,心里面深深地印上了一個楊六郎的影子,每天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香,一心想的就是楊六郎。心里頭祈禱著上蒼保佑自己婚姻美滿。正在此時,八王來到,柴郡主忙把賢王請進來,讓左右退下,心想,皇兄大概就是為了我的婚事而來的吧?

八賢王坐定,先是為潼臺之事安慰了一番。柴郡主有點著急,索性進人話題:“您到我這里來有什么賜教哇?”趙德芳故意裝成自己健忘一般,說:“不是御妹提起,我差一點就忘了。恭喜御妹,賀喜御妹!”柴郡主騰地一下臉就紅了,說:“小妹哪里來的什么喜事呀?”趙德芳說,“真菩薩面前,你可不要燒假香啊!難道你也忘了不成?”柴郡主羞答答地說:“有話你就講,無話就不用說了。”趙德芳故意賣關子,說:“你我雖不是同胞,但情同手足,為了你的事,我可是又操心、又挨罵呀!”柴郡主嗔怪地說:“我也不多謝你呀!”趙德芳說:“好了好了,我來問你,潼臺救駕之事,是何人的功勞?”柴郡主以為皇兄又故意同她開玩笑,就說:“你問這個干什么?”趙德芳說:“我這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呀!"柴郡主不高興了:“你既然是受人之托,何必來問我?”趙德芳趕快解釋:“御妹,我這可不是拿你開玩笑的,這件事我是不得不問呀!"柴郡主看他是認真的,輕輕地說了一聲“楊延昭”的名字。趙德芳接著又問:“那么,救御妹的又是誰呀?”柴郡主說:“我就曉得你是善者不來、來者不善,全不像做哥哥的樣子。”趙德芳說:“唉!這里面有緣故,你不知道哇!”柴郡主就是不說,趙德芳索性問道:“是不是也是那楊延昭哇?”柴昭主說;“既然你知道,何必多問?”趙德芳再盯問了一句:“救駕之人還有沒有別的人?”柴郡主詫異地說:“哪里還有第二個?”趙德芳說:“這就不對了。叔王說了,救駕的小將名叫傅丁奎。”柴郡主吃了一驚,說:“傅丁奎是奉叔王之命接我回朝的呀!”趙德芳全明白了,嘆了一口氣,說“叔王已經把你的終身許配給那傅丁奎了!”柴郡主急得出了一身冷汗,差點兒眼淚掉下來,沒好氣地說:“你們姓趙的,沒有一個好人。”趙德芳見柴郡主真的動了肝火,立刻誠懇地對她說:“我確實是要幫助你的,反倒挨了不少罵,不僅如此,還把一位新科狀元牽扯進來了。”柴郡主問:“是哪位新科狀元?"趙德芳告訴她說:“就是呂蒙正。這個人足智多謀,是不是把他宣進宮來,咱們一同商量大事?”柴郡主答應了。

呂蒙正隨趙德芳進了那主的房間,看見珠簾垂懸,知道簾內就是郡主,忙施禮參見。趙德芳急著問呂蒙正:“狀元媒之事是何人做的主?”呂蒙正說:“千歲,這你都知道,何必問我呀?”趙德芳說:“哎呀!這是讓你回答郡主哇!”呂蒙正只好對簾內答道:“是萬歲做的主。”柴郡主忍不住自己問話了:“那么,被招贅郡馬的是誰人之子呢?”呂蒙正說:“是定山王傅龍之子傅丁奎。”柴郡主這時也顧不得男女有別了,忙讓宮女把珠簾卷起,直接同呂蒙正對話。柴郡主對呂蒙正把事情的前后經過講了一遍,告訴呂蒙正救駕的小將是楊延昭。呂蒙正問:“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員小將救駕呢?”柴郡主說:“沒有第二員小將。”呂蒙正問:“郡主,你對救你的那員小將都講了些什么?”柴郡主也顧不得遮掩了,告訴呂蒙正說:“我有詩句相贈,

另外還送給他一件珍珠衫。”呂蒙正聽完,就對趙德芳說:“您看,我還是料到了吧?”趙德芳連連夸贊呂蒙正說:“你可真是料事如神!"剛說到這里,就聽見外面傳話:“萬歲駕到!”趙德芳一聽萬歲駕到,忙拉著呂蒙正的手到后面躲藏起來。

柴郡主見駕后,宋王高興地對她說:“孤王今天傳下旨意,命呂蒙正為媒,將你許配給救駕的小將?偹懔藚s我的一樁心事了!"柴郡主問:"叔王,這救駕的小將是誰呀?”宋王告訴她說是傅丁奎。柴郡主忙說:“不對,救駕的小將是楊延昭,這是我親口問過的。”宋王說:“不對呀!救駕的小將分明是傅丁奎,這是我親口問過的。”柴郡主說:“叔王把我許配給救駕的小將,孩兒我自然感激不盡?墒乾F在有了兩個救駕的小將,您說您看到的是傅丁奎,我看到的是楊延昭。一下子出了兩個救駕—的小將,總不能讓我一人許配兩家呀!我看這里面定有一個是假的,不如把他們叫到金殿上,到時候就認出誰真誰假了。”宋王聽了很為惱火,說:“就依你,明天到金殿辨認,到時候你就沒話說了。”說完拂袖而去。

第二天升朝。宋王穩坐金殿,傳喚呂蒙正,問道:“那兩員小將是不是宣到了?”呂蒙正說:“不僅兩員小將傳到了,連他們兩人的父親楊繼業、傅龍也都傳來了。”宋王忙說:“快快宣他們上殿。”楊繼業、楊延昭父子,傅龍、傅丁奎父子雙雙上殿參駕完畢,宋王又宣柴郡主上殿。

柴郡主上殿后,宋王指著傅丁奎胸有成竹地問郡主:“皇兒,潼臺救你出來的‘是不是這員小將?”柴郡主指著楊延昭說:“救我脫險的是這位小將。”宋王追問道:“皇兒,你是不是看錯了?”柴郡主說:“陣前救兒的是楊延昭,兒在金殿說的也是楊延昭,今天在金殿相認的還是楊延昭。”宋王急著說道:“噯!不不不!在潼臺救駕的是這個傅丁奎,孤在宮中講的也是這個傅丁奎,今天在金殿相認的還是這個金瓜錘!”傅龍見宋王叫錯了自己兒子的名字,忙替宋王糾正:“萬歲,我兒叫傅丁奎,金瓜錘是他的兵器。”宋王氣急敗壞地說道:“咳!我是讓你們給弄糊涂了?傊,楊延曙我可是沒見過。”楊延昭說:“萬歲,那天您與敵兵交戰,不慎落下馬來,是小將把敵軍殺退。御林軍過來護衛了您,我就掉轉馬頭去救郡主去了。所以您沒看到我。”

宋王有所悟,問道:“這么說,,那敵軍是你殺退了的?”楊延昭說:“正是小將殺退的。”傅丁奎著急了,忙上前辯解:“萬歲,那天您被敵軍圍困,是我殺退了敵軍,后來您讓我去救郡主,還說救了郡主,就把郡主許配給我的。”宋王一想,說:“也對呀."楊延昭問傅丁奎:“你說說那個敵軍大將頭上戴的是什么,身上穿的是什么?”傅丁奎根本沒見過敵軍大將,就只好胡編了一通:“他戴的是霸王盔。穿的是霸王甲。”楊延昭冷笑了一聲,繼續問:“那么,他使的是什么兵器呀廣傅丁奎說謊不帶臉紅:“他使的是紅纓槍。”宋王一聽:“不對呀!他使的可是大刀哇!”傅丁奎轉念又編了個謊:“對對對,萬歲您那時昏倒了,是我一錘把他的大刀打掉,他才換了一枝槍。”編了謊,傅丁奎心里頭也有些虛,頭上早已冷汗淋淋,傅龍看見兒子這份狼狽相,心想,這婚事怕是丟掉了一大半!

這時候,只見楊延昭不慌不忙地說:“那個敵軍大將頭上戴的是鷹盔,身上穿的是連環甲,手里拿的是大刀,是小將把他殺退了,然后又去救郡主的。”呂蒙正忙上前奏道:“郡主在兩軍陣前,親眼見到是一員白袍小將,手持銀槍,跨白龍馬,殺退了敵人,把郡主救下的。”宋王問:“救回郡主的事兒,你是怎么知道的?”呂蒙正說:“這是八賢王告訴我的。”宋王問賢王:“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八賢王說:“這是郡主對我講的。”

傅丁奎孤注一擲,指著呂蒙正他們說:“你們是串通好了,在這里胡說八道。”此時,柴郡主早已沉不住氣了,指著傅丁奎問:“你說是你把我救了出來,那么,你說說,你是怎么救的我呀?”傅丁奎心想,女兒家愛聽好話,我不如編幾句好話奉承她一下,想罷說道:“要說郡主可是英勇無比,那天她一個人抵擋敵軍上萬人,全無懼色,殺得敵人是人仰馬翻,我怕她一個人氣力不足,就上前相助,共同把敵軍殺退,然后保護郡主平安回營。”柴郡主聽了,禁不住柳眉豎立,怒斥傅丁奎:“你這可是犯了欺君之罪呀!叔王,那天,是我寡不敵眾,馬失前蹄,被敵軍俘獲,捆綁在囚車上。敵軍趕著囚車逃回北國,這時候楊延昭從后趕來,把敵軍殺了個人仰馬翻,救下了我,傅丁奎滿嘴胡言亂語,叔王你可別錯打了主意!”

宋王聽了柴郡主的話,又見傅丁奎果然是語無倫次,心里已經是清清楚楚,可礙于自己的面子,又不好決斷,轉身問呂蒙正:“你看,這事兒該怎么辦呀?”呂蒙正心里清楚宋王的心境,總得給宋王一個臺階下呀!于是就提醒宋王說:“您就按照老王臨終時留下的詩句辦事吧。”宋王轉念一想,對!現在,老王詩句里提到的孤王我,還有八賢王,新科狀元呂蒙正都在,就缺珍珠衫了,連忙對郡主說:“趕快把珍珠衫拿出來。”柴郡主對宋王講:“珍珠衫兒已經贈送給楊延昭了。”宋王一聽大喜,鄭重其事地對呂蒙正說道:“替孤傳旨,郡主的珍珠衫落在誰的手里,誰就是郡馬。”

呂蒙正宣旨:“萬歲有旨,傅、楊兩家,哪家得了珍珠衫,就招為郡馬。我這個媒人是認衫不認人!”呂蒙正話音剛落,楊延昭立刻當眾展示了珍珠衫。只見珍珠寶衫在金殿之上,熠熠放光,宋王、八賢王、呂蒙正、楊繼業、楊延昭,柴郡主個個喜容滿面,唯獨傅龍父子,滿面羞愧,無地自容。

  

大型古典名劇——《狀元媒》又名《楊六郎招親》

領銜主演:著名曲劇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牛長鑫

國家一級演員郝士強王秀梅

國家二級演員華艷麗李明生羅濤李聚豹張雷

國家一級演員劉修元

《狀元媒》劇情簡介:北宋時期,遼邦興兵犯境,宋太宗御駕親征在銅臺關。一日,太宗大喜,親率御林軍去至郊外林中行圍射獵,不想遼邦征南大將巴若里得知此情,暗設伏兵將護駕女將柴郡主拿獲。太宗也被打下馬來,在這千鈞一發之時,幸得楊延昭回京為母祝壽,路過此地將太宗救起。因六郎急于趕殺敵兵,太宗未看清延昭面目,恰逢宋小將付丁奎將太宗救起,太宗承諾付丁奎若救回郡主就將郡主招為駙馬。此番陰差陽錯,為該劇產生了喜劇沖突,最后由狀元為媒辦理此事。該劇故事曲折,妙趣橫生,為南陽市曲劇團主要保留劇目之一。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V7-NjuHByWc/ 66:15

 

下·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4k-4LYUCrQ/ 62:34

楊家將系列(二)——狀元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a72dc90100eu7z.html 

京劇名家張君秋先生及其弟子王蓉蓉有一出代表劇目叫《狀元媒》說得是六郎楊延景與郡主柴銀屏結為夫婦的故事。

起初,宋太宗帶領著柴郡主到潼臺圍獵,沒想到碰到了遼國的大都督巴若里,這個巴若里把宋太宗給圍住,把柴郡主給捉住打入木籠囚車,這時候楊六郎趕到,六郎救了宋太宗,又追上并打敗了巴若里,木籠里救出了柴郡主。柴郡主一看面前這員小將,素袍銀鎧,相貌非凡,一問是天波楊府的六郎延景,久有耳聞,如今一看,心生愛慕。但她不便當面表達,只是把自己身上穿的一件珍珠衫送給了楊六郎,而且告給他:“老王言在前,賢王做周全。若要事成就,還須一狀元。”楊延景回來之后就到了南寢宮見到了八千歲,述說柴郡主留給他讓八千歲找狀元辦事的事情。八千歲當即把新科狀元呂蒙正找來了,這八千歲和呂蒙正兩個人一商量,明白了,這就是柴郡主看上楊六郎了,那好吧,就找皇上說這個事吧!八千歲和呂蒙正見了宋太宗后說您潼臺被困是楊六郎救了你還救了柴郡主,這個柴郡主應該許配給楊六郎,宋太宗一聽:“不對呀,怎能給楊六郎呢?救駕的那個人叫傅丁奎呀!”八千歲和呂蒙正一聽想:“怎么又冒出一個傅丁奎?”忙說:“陛下你看見是傅丁奎嗎?”宋太宗說:“對呀!我當時嚇蒙了,我從馬上栽下來了,當我醒過來一看,面前一員小將就是傅丁奎,我還告訴他上前去解救郡主。他也去了,不是他是誰呀?怎么能有楊六郎的事呢?”這個時候八王和狀元都傻了,一聽:“那好吧!那這個事我們先告退!”他們兩個出來之后就直接找柴郡主,柴郡主此時此刻只好是以實相告,說救我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楊延景,這不會有錯。正在這時,皇上駕到,皇上也來核實這事來了,這八千歲和呂蒙正就藏起來了,皇上就問柴郡主:“誰救的你?”柴郡主就說:“是楊延景”皇上說:“不對是傅丁奎!我親眼目睹!”柴郡主說:“那這樣吧!明天咱們到金殿上當殿辯實。”結果,第二天,這個傅丁奎和楊延景當殿上對著皇上的面就核實潼臺救駕的事,金殿上這一對質,楊延景說得是頭頭是道,傅丁奎畢竟是弄虛作假,處處都有漏洞,把柴郡主給氣完了,最后楊延景把珍珠衫一現,真相大白,柴郡主當面斥責傅丁奎。終于是真相大白了,這就是珍珠衫為憑,狀元為媒,皇帝做主,柴郡主就嫁給了楊六郎了。在天波府中的兒媳婦中,柴郡主的地位是最高的,她和八賢王趙德芳從小一起長大,宋太祖趙匡胤視她為己出。后來柴郡主給楊六郎生下兩個兒子,就是楊宗保和楊宗勉。

附《狀元媒》名段:“自那里與六郎陣前相見”

自那日與六郎陣前相見,心不安坐不寧情態纏綿。

在潼臺被賊擒性命好險,亂軍中多虧他救我回還。

這樁事悶得我柔腸百轉,不知道他與我是否一般。

百姓們閨房樂如花美眷,帝王家深宮怨似水流年。

幸喜的珍珠衫稱心如愿,宋天子主婚姻此事成全。

但愿得令公令婆別無異見,但愿得楊六郎心如石堅。

但愿得狀元媒月老引線,

但愿得八主賢王從中周旋早成美眷掃狼煙。

叫那胡兒不敢進犯保叔王錦銹江山。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姻眷,

愿邦家從此后國泰民安。

另“傅丁奎休要發狂顛”

傅丁奎休要發狂顛,謊言欺君罪難當。

叔王聽兒把前情講,在潼臺兒是寡不敵眾險些一命亡。

馬失前蹄遭捆綁,打上囚輦押往番邦。

忽然救星從空降,就是這小將延景楊六郎。

趕車輦把賊擋,搭救女兒除禍殃。

女兒才得身無恙,傅丁奎此時到疆場。

你有功應加賞,怎能妄想招東床。

叔王思來叔王想,天聰圣明做主張。

還要細參詳。

全本唱詞:

http://tieba.baidu.com/f?kz=109746640 

京劇《狀元媒》上 張君秋 像董翠娜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U1MDQzMzY=.html 64:51

 

下·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U1MTA4OTI=.html 59:58

京劇《狀元媒》全場 王蓉蓉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LmitzspndA/ 133:02

京劇《狀元媒》賀歲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xOTQzMjg=.html 152:36


手机提取黄金赚钱方法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颜色绿色什么意思 广东南粤风彩36选7 安全投资理财平台 广西11选5彩票app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奇趣腾讯分分彩走势图app 上海十一选五任三遗漏一定牛 网上怎么进行股票开户 宁夏11选5推荐